网站首页  组织机构  制度规范  文件精神  普法教育  新闻中心  感动人物  视频展播  下载专区 
从大学职能谈大学文化建设
2013-12-20 10:44   长春工程学院党委宣传部   (点击次数)

2013年学校领导干部培训班大学文化建设系列研讨一

从大学职能谈大学文化建设

校长 韩立强

学校党委决定从今年开始在全校范围开展大学文化建设的研讨活动。这对学校的当前和今后长远的发展都具有重要的意义。上学期在学校中心组理论学习过程中,一些同志对大学文化建设都做出了很好的阐述。

关于大学文化,有很多学术上的定义。简单地说,大学文化就是高等教育机构在实现自身职能的过程中所形成和展示出来的本质特征。包括人们的主流思维模式、主流价值观念、主流行为规范和历史环境蕴含。不同的大学可以有不同的文化特征,但是只要称其为大学,都会有他们共性的内容。相同或相异由许多因素决定,其中很重要的影响因素就是大学职能,或者说大学职能以及大学对于自身职能的认识和定位决定了大学文化的基本内涵。

下面分大学功能与职能、大学与社会的关系、大学职能的边界问题等三个方面谈几点认识:

一、大学功能与大学职能

关于功能和职能这两个概念既有联系也有区别,有时甚至被互换混用。但是,在讨论大学职能的时候首先要搞清楚他们的区别很重要。

功能指的是一个系统在正常情况下所具有的作用、能力和功效。功能突出表明的是一个系统的客观能力,是其本身所固有的,不是外在赋予的。

职能指的是一个系统应该实现的的作用、能力和功效。职能突出表明的是人们对一个系统能力的主观要求,是人们主观认识的结果及其外在所给予的。

一般而言,人们在使用一个系统的时候要根据其功能赋予其职能。例如,车辆的功能是具有在一定的道路条件下输送人员和货物的能力。根据这个能力人们可以要求长途客车具有长春至北京的客运职能。但是如果要求开通长春至台北的客运职能,就不是车辆能够实现的了。你只能换乘其它具有不需要道路条件的运输工具,如飞机。也就是说,不能超出一个系统的功能主观上要求它实现某些实现不了的职能。“下蛋公鸡”只能是臆想或者炒作!

当然,人们也可以根据职能需求来设计或者改善一个系统的功能。水陆两栖装甲车就是典型的例子。我们还可以通过深入认识和挖掘现有系统的功能来开发新的职能。例如,人们原来知道加装了GPS功能的手机才能够实现定位职能;后来通过对手机的移动蜂窝原理的深入认识和挖掘,发现不用加装卫星定位系统也可以实现一般的定位职能。

再有,我们也可以通过改善外部条件来提升一个系统的职能。上面车辆运输的例子:如果修建了台湾海峡的跨海大桥,一般的车辆系统当然就能够实现长春至台北的运输职能。

谈了这么多浅显的例子,就是想说明功能和职能之间有联系、有区别、可转化、有边界。

就大学功能与大学职能而言,从大学发展历史可以看到大学的功能在不断地扩展,社会对大学职能的要求更在不断地增加。概括地说,近现代意义上的大学职能大致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

一是以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为代表的纯知识传播阶段。当时的大学主要是将宗教、人文和对自然的认识等经典知识传播给受教育的人,这一过程也可以叫做人才培养。此时社会对于大学的期望值或者叫做大学的职能是向人们传授相对高深的知识。凡是具备了这种功能并且较好地发挥了这一功能的高等教育,在当时或许也可以称之为“人民满意的高等教育”。

二是以德国柏林大学为代表的知识传播+纯学术研究阶段。因为这一思想是洪堡提出的,所以将这类大学叫做洪堡大学。这时的大学不仅传播知识,也通过学术研究来创造知识或者说发展知识。这一功能的拓宽意义重大,在教育层面上大学教育从此在根本上与中等教育有了本质上的区别。通过学术研究和创造知识的过程,教育者和受教育者都从中提高了自身传播知识或接受知识的能力。随着学术研究的深化,需要人们在不同领域做出更深入的研究学习,专业教育就应运而生。我猜想可能是当时德国的教授不服气只有专门的研究机构才可以开展学术研究,因为他们认识到,大学实际上已经具备学术研究的功能,只不过这一功能以往被人们忽略了。当社会普遍要求大学都具有上述两个功能时,大学的职能就发展为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两大方面。这样,同时具备育人和科研两方面功能的大学,就成为了当时“人民满意的高等教育”。

三是以美国威斯康星大学为代表的知识传播+学术研究+社会服务阶段,或者叫做人才培养+科学研究+服务社会阶段。需要说明的是,为社会培养人才、创造知识或者叫做发展科学都是在“服务社会”,为什么还要单独加上一条“服务社会”的职能呢?潘懋元先生将第三项职能解释为“直接为社会服务”,因为前两项职能都被认为是“间接为社会服务的”。大学的第三项职能首先是在美国大学提出的。这大概与美国社会的实用主义传统有关。“直接为社会服务”这一概念,可分为广义和狭义两种内涵。广义上的直接为社会服务,包括开放大学的设施和资源,教师和学生到社区的义务服务,成人教育培训,为政府提供决策咨询,为企业开发应用技术等等。狭义的社会服务,一般指最后一项,即为企业开发应用技术。在当今中国,很多地方政府期待大学成为新的直接经济增长点,所以还要加上“领办科技企业,形成新的产业”这一职能。

从以上分析可见:

第一,大学三项职能是逐步演变发展出来的。

第二,大学三项功能在当今国际社会是比较公认的。

第三,大学三项职能并不是平均的、并重的,不同社会发展阶段、不同大学的历史传统和现实条件会对三大职能做出不同的侧重选择;

第四,迄今为止大学职能无论如何增加调整,人才培养始终处于首位。

第五,“职能”应该谨慎设定以经得起社会问责与检验,“功能”则应大力发挥以获社会公认和支持。我们既要注意两者间的区别,更要关注两者间的联系与转化,即大学职能的圆满完成也将是大学功能的良好发挥。

从功能和职能的角度分析大学的三大职能,我认为,专业化的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是互为依托、互为条件的。研究过程不仅仅发展了高深学问或者科学技术,也是培养人才的最好平台;人才培养不仅为社会提供了高层次人力资源,也为大学实现科学研究职能提供了源源不断的人才保障和发展动力。所以,大学发展历史上的第一次革命,即从人才培养一项职能到人才培养+科学研究两项职能,这一演变只需要挖掘大学原有的人才培养功能的潜力就可以实现,属于“原有功能挖掘”。

但是,大学发展历史上的第二次革命,即从人才培养+科学研究两项职能发展到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狭义的直接社会服务,这一演变仅仅靠挖掘大学原有的人才培养的功能潜力就不一定能够实现,属于“功能增加及条件改变”。例如,一般而言,为企业开发直接可以应用的技术需要中试平台,因为大学实验室研究出来的科学技术往往不能直接应用到生产现场,这个“中间研究基地”要么需要大学扩展功能,要么需要企业为大学提供条件,往往二者兼而有之。

二、大学与社会的关系

上述分析中,我们已经知道了功能和职能的区别。功能是客观存在的,职能是主观期望的。我们知道,“期望总是大于现实能力”这是人类的基本特质。人类的这种基本特质具有二重性,它既成为推动人类社会发展的动力源泉,也是人们不断犯错误的一个诱因。

例如,将比尔盖茨辍学经商创建微软公司的成功个案泛化,在一定环境中就可能产生新的“读书无用论”。当今一些成功的官员和媒体人经常全面否定中国的高等教育,说中国的大学培养不出精英人才。说此话的精英们可能忘记了他们本人就是由他们所全面否定的高等教育中培养出来的。90年代中国从大学拆院墙办产业到高调推行高等教育产业化,这些都是由不切实际的职能期望所导致的。我个人认为,当前一些地方政府要求的“领办科技企业”也可能是一种急功近利或者急功不得利的举措。对于政府而言,在提出超出大学现实功能的职能期望时应该慎之又慎,否则将事与愿违。

另一方面,大学自身的责任和使命更需要客观分析社会期望和政府要求。我们应该认识到,社会和政府对大学不断提出更多的职能期望,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社会对大学的重视。但是,大学应该保持头脑清醒,不要以为自己无所不能,无所不及,成了包治百病的多功能神药。

这里导出了一个话题:大学与社会的关系。大学与社会的关系,本质上是教育与社会关系的一个重要体现。这是一个古老而常新的话题。马克思就曾经批评过“教育万能论”。历史上,关于教育与社会关系的各种学派有很多。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的报告《学会生存》中曾归纳出四个主要学派:

第一个学说是理想主义,认为教育是为它本身而独立存在的;

第二个学说是意志决定论,深信教育不受社会结构变化的影响,教育能够而且必须改变世界;

第三个学说是机械决定论,认为教育的形式和前途直接受控于周围环境;

第四个学说则假定:教育必然重演、加深和延续社会上遗留下来的好事和坏事,不彻底改变社会,就不可能解救教育。

这四种学派观点都有其逻辑上的道理,但又都无法指导具体而明确的行动。

我们面临的现实尴尬在于:

第一,大学在三大职能之间还不能实现完全意义上的互相促进,往往顾此失彼。近年来,我校实际上也和多数大学一样在教学和科研上存在着不断碰撞和政策上的不断调节。

第二,“办人民满意的高等教育”,具体化到学生和家长就是大力提高人才培养质量,他们往往不关心哪个高校研究出了什么,领办了什么科技产业;但是地方政府作为多数公立大学的办学者,往往更重视高校对直接促进经济发展能够作出什么。高校如果固执己见就可能因为“干活不由东累死也无功”而被边缘化,如果大学不断扩充自身的功能边界,去一味地迎合主办者的期望,也可能会失去其自我的核心根本,而同时丧失了道德高地。

综合以上四个学派的观点,结合目前高校面临的尴尬(也可以称为机遇和挑战),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认识:

第一,大学要将培养人才作为自己的核心职责,教学搞不好就是失职,这是根本,是底线,是大学的核心价值;

第二,科学研究和服务社会应该是所有大学努力展示出的功能,不应该成为所有大学必备的职能。因为如果把功能简单地等同于职能,大学作为社会组织就会无形中背负上不该有的“职责”,从而影响大学核心价值的实现。当然,这种概念上的再明确不是一所大学所能够左右的。

第三,在引进国外概念时翻译用词混淆的情况下,在现实社会环境中,任何一所发展中的高校,都必须努力提升自己的三大功能,使自己能够履行政府和社会对高校三大职能的期望。同时,完善三大功能也是大学自身完善的内在需要。也就是说,认识大学的功能或职能需要有辩证的思维,这并不会影响我们对前两点的认识程度。

第四,大学在完善三大功能的过程中,在直接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火热实践中,必须要有一份坚守,保持一种宁静,划定一条底线。这就是:

既要支持立竿见影服务社会的科研活动,更要呵护寻求自然和社会真理的潜心探索和教书育人的默默耕耘;

既要在应用技术研究和服务社会中努力获得政府和企业的经费资助,更要坚守教育的良心底线,不做违背教育良心的事情;

既要严格执行大学内部管理制度和纪律处分条例,又要始终保持仁爱之心,关爱学生,尊重教师,在官本位的大环境中营造大学本来应该有的真理面前人人平等小环境,这是大学坚守一份自我的底线。

三、大学职能的边界问题

在一定意义上,大学文化的核心是大学的世界观和价值观问题。这些都与大学职能的边界问题密不可分,简单地说,大学应该不断回答“能够做什么,不能够做什么”,这属于世界观的问题;也要不断回答“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这属于价值观的问题。

作为大学的师生员工,也要时刻反问自己:我“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因为,大学毕竟是教育人、培养人的地方,是探索未知、追求真理的地方,是更需要民主自由思想和理性的地方,是很多人现在或者曾经认为是最高尚的地方。

所以,我以为对大学职能的边界应该做到“六要六不要”:

1、大学要办成事业,不要办成企业,更不能办成产业;

2、大学要将培养人才作为核心要务,不要把其他职能成为核心要务;

3、大学要在坚持核心职能的前提下,努力提升自身还处于弱势的其他职能,不要墨守陈规、拒绝发展。唯有不断完善自身功能,才能更好地获得外部支持。因为大学的三大职能虽然有主有次,但同时兼有的大学更容易获得肯定和支持;

4、大学既要与经济社会紧密结合,又要守住一份从容与淡定。要抓住机遇,通过提高服务经济社会能力来获得支持;但不要深陷功利、急功近利,虽然短期受益但是毁掉声誉、毁掉队伍,长期受损;

5、大学要守住教育的良心底线,不要唯利是图;

6、大学要认识到教师和学生是大学自身存在的基石,在处理一切内部事务时始终不要忘记这一点。

我想,如果我们学校的大多数人对于大学的功能和职能有了清晰并且比较一致的认识,如果我们对“大学应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有了主流认识,那么,大学文化建设的核心价值体系就有了坚实的基础,我校的大学文化建设就会扬帆远航!

最后,我用长春工程学院的校训结束我的学习体会发言:明德致远,笃行务实——

“明德致远”,可以使我们在逆境之中抵御沉沦,“笃行务实”可以让我们在喧嚣之下远离浮躁。

2013年8月

上一条:传承红色基因 坚定信念前行
下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引领中国的未来
关闭窗口

微     博:   QQ:165877481   邮     箱:ccitxcb@126.com   办公电话:85711298(新闻中心)/ 85711398 (办公室)

  长春工程学院   学习宣传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精神专题网站   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专题网站   教育部思政司   吉林省教育厅   东北师范大学